观看污片的丝瓜视频app下载

海棠苑。

庭院中,桌子上摆着徐来做的晚饭,八菜一汤,十分丰盛。

皎洁月色升空,洒下洁白的光,铺成了大海的鳞。

“月饼要最后吃的。”

看到徐来要切月饼,阮棠连忙阻拦。

“好嘞。”

徐来给妻子倒满一杯葡萄酒,给依依倒了一杯果汁:

“咱们三个,先碰一个。”

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”

月色下,徐依依眨眼道:“我们也正好三个人呢。”

“依依,这句诗其实只有一个人。”

阮棠莞尔一笑:“李白官场失意,烦闷政治理想不能实现,孤寂苦闷中,写下本诗,告诉自己要及时行乐。”

果子才是最可爱

“麻麻,我明白了!”

“你明白什么了?”徐来笑问。

“要及时行乐!”

“……喝你的葡萄果汁饮料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中秋节虽迟但到。

徐来为妻女补上了第一个中秋,一家三口分了四块月饼。

之所以是四块……

则是因为有一块是阮棠肚子里的老四。

“麻麻替你吃掉。”

阮棠摸着肚子,温柔开口。

“爸爸,是弟弟还是妹妹呀。”徐依依期待看来。

“让爸爸瞧瞧。”

徐来探出神念,很快眉头深深皱起。

阮棠的五色金丹,竟然隔绝掉了神识,保护着肚子中的胎儿。

他。

竟然看不透!

“怎么啦。”阮棠温声问道。

“没事。”

徐来无奈道:“咱孩子还能挺能藏的,用你的金丹隔绝了我的神识。”

“还有这种事。”阮棠讶异。

“是啊。”

徐来又不舍得强行冲破五色金丹的笼罩,这会伤到阮棠。

哪怕。

他可以快速为妻子恢复。

“真调皮。”

徐依依将耳朵贴在阮棠肚子上,糯糯道:“你要跟姐姐我一样听话哦,不然出来打你小屁股。”

威胁的奶声奶气。

忍不住逗笑阮棠与徐来。

“看月亮!”

徐来搂着阮棠与依依,坐在后院,望着天中皎洁明亮的明月,忍不住失了神。

在仙域。

不论哪个星系,都有家人团聚的节日,但不叫做中秋,大部分星域叫做岁日。

尤其在凡人,即普通人中传播的最为广泛。

传言岁日是天地初开的日子。

这一天,红尘俗世的皇朝便会祭拜天地,祈求皇朝气运绵延万世。

后来演变成普通人每年一度的团聚日子。

再后来经由修士传播,岁日近乎传播至仙域每一处。

算算日子。

似乎仙域再有几日便是岁日。

犹记得。

十万年前,徐来初入天庭十分不适应。

师姐在岁日时,带着三位师弟偷偷下山,买了四串糖葫芦。

那是师姐弟四人第一次进入红尘。

不出意外的。

涉世未深的师姐弟四人,被一位骗子骗走了身上所有银子。

那可是师姐在当铺当了一枚发簪换来的三百两。

师姐很喜欢那枚发簪,平时都不舍得戴,总是藏在梳妆镜中。

可三位师弟更想要吃糖葫芦。

“虽然簪子跟银子都没了,但我们已经买了糖葫芦不是吗?”

师姐安慰道。

后来回到山门。

师父十分罕见的大发雷霆,罚师姐跪在祠堂三天三夜。

此时徐来与两位师兄才知道,那枚簪子是师母少数遗留下来的遗物。

另外一件遗物是紫玉手镯。

师父常常睹物思人。

这物。

便是紫玉手镯。

许是因为师姐的‘黑历史’,虞守宗在临终之时,才将紫玉手镯传于虞归晚。

后来,虞归晚又将紫玉手镯赠于阮棠。

师姐肯定想不到。

徐来在替师门报完仇离开东荒域时,曾耗费三十年,终于找回了这枚灵簪。

“过些时日,我们回天庭吧。”

徐来轻声道:“我有件东西,务必要亲手交给师姐。”

“是什么呀爸爸。”依依好奇问道。

“一枚簪子。”

“姑姑也给了依依一枚簪子,超好看的!”

依依兴冲冲的找出并戴上。

在月色下。

白玉簪子让徐依依看上去多了几分出尘飘逸,像是不沾人间烟火的小仙子。

“我闺女是寰宇第一可爱。”徐来开怀大笑。

“那麻麻呢?”

依依眨了眨眼:“麻麻是不是寰宇第一美丽。”

徐来面容肃穆:“那肯定啊,这连问都不用问。”

阮棠眼眸似笑非笑:“真的?”

“自然是真的,若骗你一分一毫,就让我永生永世被雷劈。”

“……”

某位沉睡在云层中,穿着红肚兜的三岁孩童莫名从噩梦中惊醒。

司空九做了个梦。

梦到了自己降下天雷要劈帝尊,然后……反手就被帝尊镇压。

直到五百万年后,一个姓孙的修士走过,才替他解开了封印,莫名其妙的喊他师父。

“太可怕了……”

天道司空九擦了擦额上冷汗,然后努力盘查下东海市附近天空。

确认没有雷云存在,才放心的继续沉睡。

……

……

赏完月。

徐来与阮棠回到房间,至于依依……

本来想要睡觉的她,则被刚刚好回来的阮岚抓去补习,小丫头瞬间撅起小嘴。

纵然闷闷不乐,还是‘开心’的沉迷在知识的海洋中。

房间中。

灯被关上,阮棠躺在徐来的臂弯里,轻声道:

“徐来,你有空多与陪陪师姐,她一个人……很孤单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还有呀,你别总是差遣饕餮帮你忙这忙那,人家跟柳婉还要过日子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对了,公司最近生意特别好,营业额较上季度提升百分之五十……”

夫妻二人说着话。

但基本都是阮棠说徐来听。

听到最后。

徐来才问:“那咱公司最近有新款吗?适合小情侣那种。你穿上,我给你参谋参谋。”

“……”

阮棠碎了一口。

你那是想帮忙参谋吗?

徐来哈哈一笑:“不闹了,睡觉吧老婆。”

“嗯。”

夜凉如水。

徐来搂着阮棠进入梦乡。

凌晨三四点。

海棠山被黑暗笼罩。

徐来忽然自黑暗中睁开眼睛,他感应到饕餮回到地球了。

这么快就回来了?

徐来神念传音:“白雪花叶子……”

“回禀帝尊,安送达!”饕餮声音夯夯道。

“嗯。”

徐来点头:“早些休息吧。”

“只是有一事末将弄不明白。”

饕餮沉声道:“前去天庭时,末将听到单神将与白神将谈论帝尊您带回天庭的十万丈巨人,皆是双色金丹。”

“世上怎可能有这种荒唐事!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