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9k.app盘她s

“你怎么了?”

二姐说着说着,突然间察觉到苏玄神色不太对劲,于是马上转移了话题,轻声询问。

苏玄只是太过震惊,倒也不是失去了一切感知,当他听见二姐在叫自己时,他便已经身躯颤栗着转过来了视线。

“小家伙,你没事吧,是不是这些事情对你的冲击太强烈了一些?”

二姐替苏玄将毯子向上拉了拉,接着伸手在苏玄的侧脸上一抚而过,轻声道:“是姐有些着急了,不该这么早跟你说这些事情,你这段时间还是以养伤为主,等过一段时间,我们再说这些吧。”

说着,她拢了拢衣裙,便准备起身离去。

“二姐,我……”

苏玄一开口,二姐立即看向他,眸光柔和,没有一丝不耐。

“其实,二姐你说的这个情况,我曾经……在某个梦境中,好像也经历过类似的一幕。”

苏玄犹豫着,最终还是说出了,自己第一次知晓万道法则之时,那一场梦境中所看到的一切。

先是亿万的凶兽及圣兽疯狂逃窜,天地仿佛在这一刻破碎了一般,纵然强大如那头金翼神龙,最终也没能逃过这一场浩劫。

而真正令得苏玄神色剧变的,便是他在那一场梦境里,无数次的抬起头仰望着天穹,看到那逐渐产生裂缝的上空,一如之前二姐所描述的景象……

卡哇伊美女穿校服图书馆写真

二姐的神色也逐渐凝重下来,她重新做下来,正色道:“这么说来的话,你在梦境里看到的那场浩劫景象,说不定便与我观察到的那方天象有所关联?”

苏玄自然不敢百分之百确定,上古时期,直到现在已经不知中间过去了多少年,经过那么多年的演化,没有任何一人能够说清楚,之前浩劫中的那片天地是否还存在,又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。

除此之外,也许二姐所观察到的那片星域天穹,只是与苏玄梦境中的那片天地有一定的联系,却并非是梦境中的苍穹,那样的话……真正的真相,还是极难发掘出来。

但有一点苏玄无比确信,那就是那片满目苍夷的星域,一定还藏有某些秘密,只是现在,自己实力未至真神,恐怕永远也接近不到那片遥远的星辰。

不管怎样,能够知晓这样一个目的地,有了一个目标,苏玄的前路便不再是之前的那般昏暗,至少,他眼下已经做好了冲击真神的准备,一旦自己的实力得以触及真神之道,他便会立即冲向那片残存的星域,去探寻真正的秘密。

也许,自己得以复生的秘密,轮回珠“疑似”是他人赠予自己的原因,都有可能会在那里得以揭晓。

“好了,你的伤势还未痊愈,今晚姐又自作主张跟你讲了那么多冲击你内心的事情,是姐不对,你先好好休息吧,姐回去了。”

说完也不留给苏玄送一送自己的时间,她很快便起身,离开了房间。

直到二姐离开很久以后,苏玄的内心仍是无法平静下来。

他想着这些问题,心神恍惚,想着当初天穹中的特殊流光,以及越来越大的裂缝,到底,是何原因,才会导致那般浩劫降临。

那样的浩劫,究竟对今世造成了怎样的影响,以及……这样的浩劫,今世会不会有可能,再度降临?

带着种种复杂的念头,苏玄也不知自己究竟又独自一人默默想了多久,才在恍惚间睡下了。

…………

第二天,苏玄倒是醒的很早,但是这次醒来,身边没有沈汐梦,也没有见到二姐跟三姐。

他马上起身,将毯子折好放回原处,走出自己的房间,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几名侍女。

“圣主大人!”

见到气色好了许多的苏玄,几名侍女面色的担忧终于减轻了许多,从当初苏玄浑身是血被送进来以后,她们便无时无刻都在担忧着苏玄的状况。

而今天见到苏玄终于面色正常的走出了房间,她们也是不由自主的共同长舒了一口气。

看着几名刚擦好桌椅的侍女,苏玄轻声问:“有没有见到二姐?”

几名侍女闻言立即停下了手里的事情,她们认真思索了一阵,而后又都一同摇了摇头,如实回答道:“二小姐今天一直没有出来,准备的早餐也一直没动,我们也不知道她在不在……”

“我前些时候,带回来的那个姑娘,直到现在也没有回来吗?”苏玄又问。

这些侍女对沈汐梦已经有了印象,此刻听到苏玄提起沈汐梦,她们仔细回想了一下沈汐梦的模样,而后再度摇了摇头:“没有回来……”

苏玄皱了皱眉头,一夜的时间过去,今天自己醒来结果所有人都不在,沈汐梦整整一夜也没有回来,这不免令苏玄开始有些担忧起来。

没有接应到三姐,她遇到了危险?

亦或者是,她已经接应到了三姐,但是两人都在面临着危险?

苏玄本能的想要取出自己那枚传音玉,结果这时突然想起,昨夜自己已经将那枚传音玉给了沈汐梦,此刻不禁低声叹了一口气。

“圣主大人,怎么了?”一名年纪较大的侍女,此时拿着抹布小心翼翼走到苏玄的身边,轻声询问道。

她能够看出来,苏玄的表情正在逐渐变得凝重,定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于是她忍不住上前便询问了一句。

苏玄没有直接回答这一问题,他看着面前这个年纪较大的侍女,低声说道:“圣宫目前的结界应该十分安,你们就暂时先留在圣宫哪里都不要去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如果……假如说我十天之内都没有回来的话,用这枚传音玉告诉我师尊……算了,若我没有回来,你们便直接找到大姐,让她回来就好。”

苏玄本想着找到师尊说些什么,但是转念间,又觉得这样想未免有些太丧,于是便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而且,说不定她们只是还在路上,并没有遇到危险,自己也没有必要事事都想的那般悲观。

这些侍女平时是许多事情都无权知晓的,此刻闻言只是乖巧的点一点头,没有询问苏玄任何原因。

见此苏玄便彻底放下心来,离开了圣宫,他率先赶往了雪疆城。

先前交战是在那里爆发的,他打算先去那里看看,说不定二姐跟三姐她们,现在就在雪疆城。

……

很快,苏玄的身形,便再一次出现在雪疆城外。

守在城楼上方的几名侍卫,瞬间便发现了苏玄,不禁马上打开城门,顺便将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也请了出来。

“圣主大人——”

一见到苏玄,这几名雪疆城长老便率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。

苏玄立即将他们扶起,略显凝重的问道:“二姐跟三姐,她们有没有来过这里?”

“二小姐跟三小姐吗……”

几名长老面面相觑,茫然道:“从那天带走圣主大人以后,她们便再未来过雪疆城,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