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导航官网

见过冷血至极的简吗?

这几个月,谁都没有见过简,但是却能隔三差五的在网上听到关于他的消息。

各种打压京州的贸易集团,手段也极其残忍。

顾寒州和许意暖去了好几次曼尔顿,但是都没见到简,被他一口回绝,直接闭门谢客。

他谁也不见,除了哈雷。

他做什么,哈雷都支持他。

他对京州的宫川皇室有怨念,他就全力以赴,他们不让简好过,那他们也要寝食难安。

本来Y国就是强国姿态,无论是经济还是军事都是强悍霸道的,毫无畏惧R国。

他们不主动挑事,但得罪他们的,也休想独善其身。

最怨声载道的是京州的一些品牌集团,日京会社的出口贸易还好一点,其余的坚持惨不忍睹,数据一直下降。

再加上经纪代理权掌握在帝都手里,他们更是无处诉苦,只能反映给皇室。

明皇已经想了无数法子和解,但是哈雷就是不待见。

清纯女生逆光唯美森林写真

简开始壮大凯特林,无论是军事还是科技。

每每新闻报道,看到凯特林日益强壮,就让人心头发憷。

他再也不出现在人前,人们对他的上一次印象还是闹出了那样的丑闻,他没有出面说半句。

现如今,突然画风转变,让人猝不及防。

不知情的人以为他是因为这个才性情大变的,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因为梨纱失踪了,他在报复整个宫川皇室。

此刻,一栋温馨的房间内,一个小腹微微隆起的女孩正坐在床上看电视。

看完今日新闻后,就默默的把电视关了。

没有关于他的新闻,她便不想继续看了,其余的都没意思。

三个月过去了,肚子显怀了,看着像是四五月那么大一样。

医生已经确诊,她是一对双胞胎,是两个宝宝。

这儿有医生照顾着,还有傅垣尽心尽力,她被安置的很妥当。

她并不觉得这是在坐牢,反正在日京会社更痛苦,在这儿她还有点精神支柱,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苦苦撑下去的目标。

她原本觉得十月很短,一年不到的时间,时间都是一晃眼而过的。

可当她整日见不到简,也无法给他打电话,听他声音的时候,她才明白时间竟然是如此的难熬。

每一分每一秒,都被思念的醋泡着,软化了最硬的骨头。

她每天都会和肚子里的孩子说成千上万遍简的名字,告诉他爸爸是多么的英勇神武。

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,但简那么喜欢辛西娅,对自己的孩子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她真的希望时间快点结束,希望……她能和简重新相逢。

……

辛西娅已经开始接受自己亲生父母的事实,小孩子本来就记忆短,长期不和简接触,有了新的目标后,很快就有新鲜感,慢慢安顿下来。

她虽然是姐姐,但是却成了家里最宠的。

小希让着她,就连几个月大的小团子也让着她。

家里经常会出现这样一幕。

小希抱着团子,顾寒州抱着辛西娅。

然后顾寒州就开始苦口婆心的教育两个小男子汉,让他们明白家里地位最高的人是谁。

第一就是许意暖。

“们不能惹妈妈生气知不知道?妈妈是小仙女,不能哭。们如果惹妈妈生气流眼泪,神仙就会下来打们的屁股,们就是坏小孩,明白吗?”

“明白。”

小希很认真的点头,顺便也按了按团子的脑袋。

第二个就是辛西娅。

“妈妈是小仙女,姐姐是什么?小小仙女。也是不能哭的,们是男子汉大丈夫,要让着家里的小仙女,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了!”

“们如果不小心尿尿了,怎么办?”

“找阿姨。”

“阿姨不在呢?”

“找爸爸。”

“爸爸不在呢?”

“自己擦屁屁,不可以哭,不可以弄脏地板,不可以惹妈妈和姐姐生气。如果念念不小心尿裤子了,要安慰念念。”

顾寒州给辛西娅取了新的名字,顾念暖。

“小希真乖。”

顾寒州满意的抚摸着小希的脑袋。

这孩子聪慧过人,性子也格外的沉稳,不善言辞。

虽然年纪小,但是每次遇事都很冷静,不哭不闹的,还会从容的照顾团子,也会让着念念。

他也不知道小希和念念谁出生早点,所以不分彼此,都可以喊名字。

许意暖睡完午觉下来,就听到父子两的话,道:“好了,别聊了,准备吃水果了。小希要多吃一点,昨天就没怎么吃,就算不喜欢也要吃,对身体好。”

“好的,妈咪小仙女。”

“嗯?让的?”她看向顾寒州。

“是啊,老婆小仙女。”顾寒州笑着说道。

“没个正经,要是家里来客人,听了又要笑话了。”

许意暖没好气的说道。

吃水果的时候,顾寒州把许意暖拉到一边。

“老婆,我们也很久没有过过二人世界了吧?不如把孩子交给阿姨,我们去过一过二人世界吧?”

“嗯?想怎么过?”

“集团刚刚开了一家高档酒店,设备完善,还带有主题房间,想去住。”

“开房?”

许意暖狠狠蹙眉。

“老婆,别说的那么粗俗,简单的来说就是……情趣。”

顾寒州兴致勃勃的说道。

许意暖敲了敲他的脑袋:“三个孩子的爹了,怎么还老不正经?要是被记者拍到,顾总带着媳妇去自家酒店开房,这像什么话。”

“不管,今天不去,我也要把扛过去。”

顾寒州霸道的说道。

他直接让家里阿姨带孩子,然后把她强行抱上了车。

车内有着淡淡的香味,很是怡神。

她也没办法反抗,车子都开了,只好答应。

也不知道他哪来的精力,还想开房找情趣?

她现在天天被三个孩子缠着,感觉都要累死了。

到了晚上,立刻倒床就睡,可是总半夜起来,总是有错觉听团子哭。

可团子明明好好地,阿姨也在房间守着。

她每次都是自己心里不安,起夜多看两眼才放心。

到酒店还有段时间,她便眯着睡着了。

很快车子就到了,顾寒州抱着她下车,她被弄醒下意识的勾住他的脖子,道:“唔……好困,我再睡一会。”

“嗯,等睡着了,我就可以对为所欲为了。”

他浅笑着说道。